商業周刊/8P是什麼? 大立光今年撐高股價關鍵字-考古新发现

商業周刊/8P是什麼? 大立光今年撐高股價關鍵字 时间:2020年02月17日 18:46:52

商業周刊/8P是什麼? 大立光今年撐高股價關鍵字

一位曾與大立光合作10年的手機鏡頭模組業者指出,提高鏡片P數有3個原因:一是提高解析度;二是減少照片周邊變形;三是增加視角(廣角)。

▲市場上唯一具8P量產能力的大立光,未來能否讓它成為主流?圖為執行長林恩平。(圖/商業周刊/攝影陳宗怡)

圖/商業周刊提供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股價破5千元、占台股權值比重近2%的股王大立光,在1月9日召開法說會時,「8P」成為眾多分析師探詢的關鍵字。為何這兩字,將決定大立光未來3年的競爭力?

機台客製+專利,同業難追大立光能克服變數、突破良率,做出同業玉晶光、中國光學廠舜宇光學都做不出的8P鏡頭,秘密在於其獨特的生產設備與模具。

請繼續往下閱讀... 8P是目前市面上能做到量產的手機鏡頭最高規格,指的是手機上單一顆鏡頭,便用了8片薄塑膠鏡片(P,Plastic)堆疊而成。

「他們所有生產設施、機台模具都是廠內in-house製作。」前述光學鏡頭模組業者表示,大立光若遇到新技術做不出來,就會到國外購買機台,但只會買一台,回來依照生產線需求,做客製化變更。廣發證券推估,今年大立光研發費用占營收比重約6.5%,一年花約新台幣39億元。

工研院電子與光電系統研究所光電元件與系統應用組副理張學智說明,增加P數可讓成像更清楚,但手機有厚度限制,片數越多會越厚,每增加一片的組裝,也會對良率更挑戰。

他認為,股王當下最大的風險是,若手機銷量仍然疲弱,那即使大立光有再好的技術,也無用武之地。當營收受到產能限制,而賴以提升毛利的高階產品,客戶導入速度也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上時,卓越製造力能否讓股王持盈保泰?結果仍待時間證明。

【延伸閱讀】※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679期。

林恩平解釋:「片數越多,要控制的因素越多。」他舉例,一個鏡片有兩個變數,若是8片,變數就至少會是2的8次方、256個變數,「這些變數都要全部解決以後,才能進入量產。」

目前,僅少數旗艦機種中的頂規機型搭載8P鏡頭,例如去年11月,小米發布全球第一支畫素高達1億的CC9Pro手機,就是首支搭載大立光8P鏡頭的手機,連同一年蘋果發布的三鏡頭iPhone11,都只使用了6P鏡頭。富邦投顧推估,今年上半年,三星、小米、華為的旗艦機種,要頂規的1億畫素版本,才會導入8P。

單價更高,但同時考驗良率目前大立光產能已經滿載,到2023年底新廠有產能之前,營收很難有顯著成長,因此,獲利能否提升,便成了市場最關注的焦點。「現在沒有產能,所以市場上的預估數字,在營收方面的上修動力會很小,要讓獲利上升,就真的靠毛利。」中國廣發證券海外電子產業首席分析師蒲得宇說。

商業周刊/8P是什麼? 大立光今年撐高股價關鍵字

文/李玟儀「需要8P的話,是不是大光圈為主?還是畫素轉換(pixel migration)比較重要?」「今年會有比較多客人(對8P)有意願,是因為現在已經看到客人在開案子了嗎?」

想像你參加選舉造勢場合,想拍清楚台上候選人的臉,但就算試著拉大手機螢幕影像,遠方人臉清晰度卻還是不夠;又或者,你拿著手機與朋友自拍,卻發覺站在照片角落的你,臉總是特別大。P數增加,就可以減少這些成像問題。

連iPhone11都尚未用上的前端技術,卻成為股王未來3年動能關鍵,背後反映的,是大立光已困囿數年的產能困境。

毛利雖高,明年需求才大分析師和業界雖看好多P的鏡頭會是趨勢,但市場目前對8P鏡頭需求仍低,大立光今年的成長依然以次一階的7P鏡頭為主。蒲得宇預估,今年採用7P的智慧型手機與平板滲透率將有13%,至於8P、9P,以及玻璃和塑膠鏡片混搭的方案,則是明年以後的成長引擎。

目前,手機光學鏡頭產業中,唯有大立光才做得出能享受高毛利的8P鏡頭,成了市場寄望它突破產能限制的利器。大立光執行長林恩平說,「8P會使用在高階比較多,當然是規格高的價格會好一點,(但)規格高的良率也會差一點。」蒲得宇推估,8P的平均單價較7P多約40%。

台灣經濟研究院產業分析師邱昰芳認為,大立光的專利布局也是讓同業無法超越的重點。林恩平坦言,「其實5P以上(專利),基本上(我們)大概都包了。」

个人专栏

合作专栏


  • 港澳委員:加強港青國民教育 安排學生代表列席「兩會」

    (香港 記者倪夢璟、夏微 )今年上海兩會期間商業周刊/8P是什麼? 大立光今年撐高股價關鍵字,不少港澳委員提出了頗有建設性的提案,其中,港青如何增進與內地交流成為了熱議的話題。上海市政協常委、滬港經濟發展協會副會長麥德銓與多位港澳委員共同提出了加強在滬港人子女基礎教育階段的國民教育建議。他指出,導致香港暴力事件的因素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香港的教育出了大問題,「通識教育」被反中勢力利用變成反中課程,導致香港國民教育徹底失敗。「有些在內地生活學習過的香港青少年,卻對中國的國情和現狀不了解,沒有國家意識,也不認同自己中國人的身份,這不得不讓我們反思內地對香港青少年的國民教育問題」‍。對此,麥德銓建議開辦中小學校港人子弟班,推行新的通識教育課程。「做到內地與香港教育無縫銜接,確保港人子女返回香港可以繼續讀書,可以參加香港DSE文憑考試」。而針對不同地區情況,還可依託上海優勢教育資源,建立「漢語文化中心」,並發掘上海愛國主義教育資源,強化香港學生國民教育。上海市港澳委員姚珩則提出了安排香港青年和學生代表列席「兩會」的建議,他表示,建議未來青年和學生代表應邀列席「兩會」期間,並由市政協指派一批年輕的市政協港澳委員「一帶一」予以輔導,讓參與者跟隨港澳委員體驗參政議政的全過程,讓委員給予參與者正面的思想引領和發展輔導。同時,還要建立一個專項的聯誼組織,讓曾列席過兩會的參與者加入,持續關注這批青年精英的未來發展,爭取為擴大愛國愛港的力量注入新的動力。‍另外,港澳委員許世壇指出,未來可試點設立首家「長三角共同家園」,為港人深度融入上海‍/長三角提供專業服務,為有志回上海和長三角尋求發展機會的港澳青年人士提供適切服務。


评测

回到顶部
中国真实灵异事件|四大凶兽|乾隆皇帝的儿子|越南乳瓜|历史故事|西晋第一个皇帝|历史故事|安禄山与杨贵妃|西晋第一个皇帝